新闻是有分量的

网易入局后,功能游戏的想象空间到底有多大?

2018-03-20 15:08栏目:观点
TAG:

青少年与沉迷游戏之间的问题最近一直处于风口浪尖,深受各方的重视,而随着“健康游戏”概念的逐步扩散,大众对“功能游戏”的呼声也越来越高。近期网易在功能游戏的领域也有不少动作,比如代理了以青少年编程教育为主要目标的教育游戏《极客战记》(美国CodeCombat)。网易在“游戏+教育”领域的布局,是否将进一步推动功能游戏这一概念的落地?

一、功能游戏已成大势,谁能扛起这面大旗?

功能游戏又被称为“严肃游戏”或“跨界游戏”,以通过游戏帮助大众解决一些生活的实际问题为核心,与单纯娱乐型的游戏有所一定的差别。由于功能游戏在众多领域中都存在应用场景,因此也受到大众和市场的极大关注。

为什么功能游戏这么火?功能游戏在本质上依然是一款游戏,但是它能够让教育、学习、传承文化等功能以一种“好玩”的方式呈现给大众,同时功能游戏本身所具备的“工具”的属性,也能让游戏跳脱游戏本身,而成为一种能够帮助大众解决特定问题的手段。

虽然以往国内外都有不少优秀的功能游戏出现,但现阶段国内功能游戏还是一片蓝海,伴随着整个游戏行业的发展和成熟,它才有了更好的生长环境和土壤。功能游戏无疑是游戏行业未来一个不可或缺的方向,但它目前所面临的困难也显而易见,它没有太大的商业价值、它需要解决跨界的难度、它必须兼顾娱乐性和功能性,也就是说,这个尚不成熟的领域,需要有行业领头羊来推动。

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”,在部分受众对游戏的理解有消极偏差的情况下,需要行业巨头率先走出第一步,以此带动功能游戏的大步阔进。而如今网易以其极具优势的“教育+游戏”领域切入功能游戏也正是如此。在社会舆论对游戏行业有了更深层的预期之时,游戏行业也需要找到新的方向,让游戏成为更多玩家解决实际问题的“工具”。

二、教育切入,网易探索功能游戏的大众化想象空间

此前,《我的世界》在教育领域的实践性应用曾经受到不少人的关注。去年,网易首次加入了一个推广计算机科学教育的公益项目“编程一小时”。该项目已在全球180多个国家举行,吸引了数千万学生参与。而无论是《我的世界》在天文宇宙、传统文化等领域的玩家活动,亦或是玩家创作的圆明园、故宫等中国传统文化建筑,都让《我的世界》超越了一个单纯的娱乐产品,而是成为了独具教育性、科技性、文化性的游戏。

而在此之上,网易在“教育+游戏”领域近期有了更深入系统的探索。2017年,网易获得了美国CodeCombat中国区公立学校市场和在线个人用户市场的独家官方代理权,并将其在国内命名为《极客战记》。据悉,美国CodeCombat是一个享誉全球的编程教育网站,堪称游戏化编程学习产品的鼻祖之作。目前注册用户超过500万,不仅适合学生自学,超过27000名老师也在使用这款编程教育游戏进行教学。

在这个游戏中,玩家需要扮演一个英雄挑战游戏中的关卡,收集宝石或者避开游戏中的怪物。和以往上下左右移动角色不同,在这款功能游戏中,输入代码才可以控制英雄的行动。游戏支持5种编程语言玩法,随着关卡的升级编程由简到难,在这一设置下《极客战记》同样适合零编程基础的学生学习。

其实,早在2016年,网易就已经进军K12领域,支持STEAM 教育发展,并积极推动少儿编程教育。网易推出的另一少儿编程平台网易卡搭,则可以实现青少年的编程创作,包括用做游戏的方式来学习编程。在刚刚过去不久的春节,网易卡搭就发起了“为新年加码”的活动,号召中小学生使用Scratch制作电子贺卡、新春游戏等。

对于功能游戏,网易是有野心的,以更具大众普适性的教育领域切入,给功能游戏的创新试水带来示范意义的同时,也通过优秀作品让更多人看到了功能游戏的魅力。

三、丁磊站台从“教育”切入,网易要让功能游戏真正做到普及

实际上,严肃游戏(功能游戏)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已经开始孕育,主要与教育、军事、医疗等领域相结合。但在国内,严肃游戏的起步时间较晚,2009年,北京才正式召开了国内首届“严肃游戏峰会”。直到现在,在大众的认知里,功能游戏还未真正在国内渗透。

今年的两会上,网易CEO丁磊也专门提出了现阶段各地区教育不平衡的问题。丁磊建议国家应该在教育科技方面多研究、多投入,包括用游戏的方法去引导儿童教育,利用互联网开展线上精品教育课程手段等,可见丁磊对于教育游戏非常重视。作为在行业排名前列的游戏公司,网易愿意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——在娱乐功能之外,积极挖掘对社会有着积极作用的教育功能。